世界你好

希望我爱的cp白头偕老,幸福快乐

等我学会画画,我要每天画他们两酱酱晾晾💪

鼠猫是初心cp❤
可惜我不会画画😣

接下来是怼漫威(ノ`⊿´)ノ动手了“”

改了个图,表达一下我的心情(╥╯﹏╰╥)ง(侵权删)锤基绝对不能拆!

绝对的锤基的角色歌啊!(╥﹏╥)

@自己    学成之日,重开机

寒兰香

第一次写文章,有点紧张啊。这篇文章是为了安慰不小心看到了BE的自己,所以就是希望陈怼和糖堆能够再次在一起(这辈子在原著里不可以,但是可以有下辈子啊,是吧)!所以是HE啦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木门被风吹着,来回轻摆着,墙外的爬山虎生长着,翠绿色的细嫩枝条掩盖了斑驳的墙体,阳光透过叶间的缝隙,温和地撒下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  年轻的女孩儿,拿着纸笔,记录下床榻上的老人的每一句话。老人望着女孩认真的模样,不禁微笑着,这女孩的眉眼竟是有些像他那个完全不着调的学生——徐碧城。虽然那个柔弱的总是不知所措的女孩最后也成为了一个优秀的战士,可是,这个代价,太大了……陈深想着,不禁轻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  作为一个实习生,女孩的任务是采访这位有着传奇人生的战斗英雄,老人的事迹她听说过一些:年轻时,在敌方阵营卧底许久,最后顺利完成了组织的任务,而且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  全身而退吗?陈深在内心苦笑了一下,他的心早在那时沉沦在那一人身上,最后又粉碎的彻底。

      “老爷爷,您一生都没有成家呢,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 女孩望着他,虽然这位昔日英雄已经白发苍苍,可是从他的双眼,女孩仍能相信的出他年轻时的英俊模样,这样一位英俊潇洒又功勋卓著的人,竟然没有成家,实在是让她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  “因为,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,给了他的心就收不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那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走了,很早,很年轻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  陈深摸索着,从枕头下抽出一张照片,年代有些久远了,照片泛着黄,照片上是两个穿着军装的人。其中一人的脸已经模糊不清,是长期抚摸的缘故。陈深低头望着照片,眼中有着无限的情绪。轻轻地抚摸着照片。

      “这个,是您的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我的爱人。”陈深笑着。

      女孩有些惊讶,但却看见陈深眼中止不住的温柔和爱恋,不觉生出一份敬意,那个人应该是十分优秀的吧!那份乱世爱情,还背负着世俗伦理。

      当年,唐山海死后,陈深不是没有怨恨过徐碧城,可是他心中也明白,那样的乱世,谁也给不了谁一世安好的承诺。

      “那,能和我讲讲吗?”女孩眼中闪烁着光芒,“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吧?而且应该也是很好看的人。”照片上的人虽然已经模糊不清,可穿着军装的颀长身材也令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  “是啊,非常……”陈深笑了一下,眼中闪过狡黠,“是个美人呢!”语气和神情和当年他第一次对唐山海说这话时别无二致。

      “细细看来,唐队长,真的是个美人呢!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嬉笑着,回应他的是唐山海的一记眼刀和上前一步踩在他靴子上的一脚。

      “那个时候啊,我们有一次……”女孩认真地听着,时不时记录下陈深添油加醋的讲述。

      “呵”,一直静静听着的女孩突然轻笑出声,陈深望过去,却感到了一阵恍惚,从那张笑脸上,好像能看到另一个人的笑颜。女孩看着陈深发愣的样子,笑容更盛,一开口,却已变成了另一种声音,低缓,悦耳。

     “多年不见,陈队长推诿扯皮耍赖的功力倒是没变啊!”

      陈深身子一僵,这个声音,他再熟悉不过的,魂牵梦绕了几十年的光阴,终于再次想起在耳畔。

      “当时要不是某人自己作乱,怎么会有那个结果,现在竟然推到我头上,陈队长,你这是欺负我不在旁边,开不了口解释啊,陈队长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刻意脱长了尾音,带着调笑的意味,眼神中是掩饰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  “山,山海……”颤抖着,陈深伸出手,紧紧地抱着眼前的人,英俊的眉眼,鼻尖的小痣,唐山海还是当年的模样,可是他已经沧桑,他经历了太多,在没有至爱陪伴的那些灰暗日子里,他觉得自己几乎随时可能倒下。

      “陈深”那样熟悉的嗓音“我,回来看看你”

      陈深无言,只有在心中一遍遍地喊着“山海”,在腥风血雨的日子里,陈深没有掉过一滴泪,却在这个思念了太久的人面前,一并决堤。

      眼前的人回抱着他,极力掩饰着,却也颤抖着,眼中笑意未散,氤氲着悲戚。

      这样拥抱着许久,时光无言,希望这一刻永远。

      唐山海好听的嗓音再次响起:“怎么,陈队长,风流依旧啊,你打算抱人家小姑娘抱到什么时候啊?”

      陈深闻言一愣,好你个唐山海,什么时候也学会油嘴滑舌了。

      “近墨者黑嘛,和陈队长混久了,总是学到了点的。”

      陈深松开他,转而抓住他的手,一件件如数家珍一般向他讲述在他死后的世界。唐山海微笑着听着,看着对方眼中满是自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  阳光从窗边转到床脚,唐山海脸色有些变,

      “陈深,我该走了。” 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不要!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陈深用力抓住唐山海的手,把本属于女孩的白嫩的手抓的通红。
  
      “你等我,我去找你!”
  
      “好!”
    
     女孩闭了眼,再睁开眼,就发现老人抓着自己的手,泪水布满了苍老的脸,朝她微笑着。
   
      一个月后,女孩匆匆完成手稿,再次来到陈深的小屋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啊,老人已经走了,就在你离开的第二天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怎么会……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不要太难过,老人走的很安详,还让我们替他说声谢谢,哦,还有,老人说这盆兰花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  女孩望着手中的兰花,是一盆寒兰。  

      女孩捧着兰花,回忆着与陈深相处的点滴,他现在,应该已经和他的爱人在一起了吧!不禁意间抬头,发现两个年轻人向自己走来,其中一个西装革履,浑身透出绅士的内敛优雅,另一个穿着得体的夹克,笑的张扬,却有着暖阳的感觉。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,擦身而过时,她听到穿着夹克的年轻人对她说
    
      “谢谢!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寒兰,叶姿优雅俊秀,花色艳丽多变,给人幽雅高尚之感。花期10-12月,凌霜冒寒吐芳,香味清醇久远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写文,竟然不知不觉还写了这么多(*Ü*)ノ☀          
虽然我并没有看过原著或者电视剧,完全是看了各位大大们的文章,但是还是想给陈怼和糖堆一个美好的结局,因为原著改变不了,所以只能这么来了。没有人看也没关系,因为这是很早前就想写的文了,想完成自己这个愿望,顺便表达一下对两位队长的爱。(。>∀<。)

新年新气象!觉醒吧!2017!

叫自己一声“亲爱的”,感觉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被爱着。